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白宫陷落”美国“民主灯塔”的光还能亮吗?
发布日期:2021-07-17 03:24   来源:未知   阅读:

  hao123:资讯流精品化需求已逐渐显现,随着黑人保安乔治·弗洛伊德当街被白人警察虐杀致死的事件不断发酵,美国继疫情之后再次陷入了另一场动荡之中。示威活动曾蔓延全美140多个城市,50多个城市实施宵禁,包括“总统教堂”在内的多个建筑物遭到焚毁,白宫罕见的关灯,“黑”了!特朗普也一度藏身白宫地堡避难。

  虽然目前美国的示威活动已趋于和平,但全球已至少有13个国家的民众在开展反对种族主义、谴责警察暴力执法的抗议活动,暴力事件屡屡发生……“弗洛伊德之死”为何能够在世界上引起如此大的连锁反应?或许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反思“民主灯塔”里到底有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民主。

  在美国黑人种族历史上,黑奴贸易是一个永远绕不开的残忍话题。为了解决人力需求以满足美国资本原始积累,美洲众多种植园主都购买黑奴以满足自身对于劳动力的需求。作为奴隶,这些黑人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对待,且直到美利坚合众国成立,这种现象都没有得到改观。林肯的《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虽为之后的废奴法案起到了铺垫作用,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方面,基于传统影响,许多美国白人在思维观念上并没有接受黑人的平等地位,这也直接导致了3K党等奉行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组织兴盛不衰。另一方面,许多州的地方法在早期仍涉嫌歧视黑人。可以说,在美国的历史中,对少数族裔的迫害与欺凌屡见不鲜。津巴布韦《先驱报》就写明“弗洛伊德之死表明,美国的奴隶制仍然存在,而且在一些人心中根深蒂固”。

  而美国当下执法体制中的漏洞,同样也是众多美国黑人遭受无端射杀的罪魁祸首。当前美国警察执法过度问题往往见诸报端。在美国,警察与民众之间的不信任危机由来已久,正如吉福兹报告的主要撰写者费里治指出,警方的这种观念已经渗透到许多传统的警务工作中,那就是他们将社区本身视为问题的一部分,而忽略了受害者、目击者和暴力的解决方案。美国警察更乐于认为当地民众对暴力满不在乎,并不愿帮助警方追究枪手的责任。相对的,美国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只要认为自己遇到了危险,就可以首先采用包括直接使用武力在内的自我保护措施,而这是在美国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而在美国几乎人人有枪的大环境下,正如美国警察自己说的那样:“我宁愿被12个人审判,也不愿被6个人抬着。”因此,在美国黑人不断被歧视、犯罪脸谱化的情况下,美国警察面对黑人更愿意直接动武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现今,美国传统的种族矛盾与总统大选和新冠疫情交织了在一起,再一次引爆了火药桶。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死亡人数已经破十万,感染人数更是数以百万计。美国在此次对抗疫情的过程中,医疗资源向白人过度倾斜的现象,早已经引起美国少数族裔的不满。据美国有线日援引一项新的研究称,有新的证据表明,与白人或其他族裔相比,在美国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非裔美国人可能更多。许多非裔美国人根本没有可能得到医疗救治,甚至连最基本的检测都做不到。一方面是因为医疗资源的短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许许多多美国非裔家庭根本无力承担医疗费用,他们甚至连检测费用都无法支付,甚至美国许多最基础的医疗保险都与他们无缘,一旦患病,除非自愈,否则很难有继续活着的可能。而这一期间,美国政府提倡的隔离措施对于黑人群体而言甚至意味着断绝生路,失去自己经济来源的他们,几乎不可能获得政府补贴,又没有足够的存款维持生活。可以说,疫情对于许许多多美国底层非裔而言只是在饿死还是病死两个选项之间做选择题而已,或许正如特朗普所说的那样:“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示威爆发后,美国两党核心力量的态度却又大相径庭。在特朗普等共和党人高呼“武力”的同时,佩洛西与拜登等却最多表示对事件本身的同情后并未做出进一步的评论,究其根本还是在于大选将近,双方都在各打算盘。特朗普政府一边希望维持国家稳定,至少保住政府表面的功绩,以免对其连任造成障碍,还能借此对州施压,借此打击传统势力,另一边也是利用“武力”的态度进一步获得其支持者,包括大量白人至上等种族主义者的支持,而这也是支持特朗普政府力量的一个重要来源,毕竟在2016年大选里,多达58%美国白人将票投给了特朗普,可是仅仅8%的非裔将票投给了特朗普。而人则一方面希望政府当下越乱越好,这样能沉重打击特朗普的威信,成为攻击特朗普的借口,并且为了赢得这些黑人的选票,他们需要表达一定程度的同情;可是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希望失去美国白人的票仓,毕竟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就是依赖着美国“铁锈州”中的白人选票成功入主白宫,所以这就注定了人不可能给予包括言论在内的支持,坐观成败是他们最好的选择。所以说,对于这些政客而言,美国少数族裔生命的价值远远比不上其选票的价值,一切都可以作为美国党争的工具。

  虚伪的自由民主面具被扯下,暴露出背后那个虚弱丑陋的美国。实际上,当今的美国还在沉迷于自身“山巅之城”的幻想中无法自拔,吃着过去的政治红利而又不思进取。然而美国国内许多政客却从不反省其自身体制,对民众进行安抚,反而再度无端指责其他国家,而其中赤裸裸的“双标”行为正在逐渐被众人唾弃。

  美国一直以来标榜自身为“民主灯塔”,打着自由、人权的旗号,一次又一次在其他国家掀起了颜色革命。所到之处,生灵涂炭,这些美国政客们用其他国家人民的鲜血为自身全球的霸权利益埋单。在叙利亚,美英等国在没有任何证据以及调查的情况下,强行指责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并且代替其支持的叙利亚极端组织亲自下场,开始轰炸叙利亚,可最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所谓的“化学武器使用”只不过是英美支持的充斥着极端组织的“白头盔”自导自演的拍摄。在香港暴乱以及泛滥的背后,美英等国故技重施,一边再度高呼重视香港人民的权力与自由,并且高度关注香港问题,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扮演一副“正义使者”的形象;另一方面却通过各种官方与非官方渠道,为这些香港提供庇护,为香港暴乱提供大量物资与资金支持。其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更是公开宣称香港暴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相比于美国警察的滥刑,一直保持着理性与克制的香港警察却遭受了美英制裁,特朗普为此还特别签署所谓的《禁止向香港警察商业出口涵盖军用品法案》来限制香港警察警用物资的采购。面对其他地区的暴乱,他们高呼民主与自由,面对自己国家的平权运动却斥责为暴乱并使用武力,这种颠倒黑白的行为,早已屡见不鲜。

  更何况美国自身应对国内示威行为,无论是否符合那些政客们“和平”这个定义,其最终结果往往就是强力。美国国内的政客们是不会容忍美国人民挑战其自身权威,无论肤色,无论人种。在1932年,面对两万美国一战老兵及其家属的请愿,尽管这些人秩序井然,甚至只是绝大多数时间都只是在和平静坐,但是总统胡佛直接授权陆军参谋长麦克阿瑟使用坦克与机枪武力,这场导致了数百人死伤的华盛顿大惨案早已经为后来的示威活动立下了警示,那就是美国政府的政客们只在乎自身的利益,在这些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肯尼迪那句“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其实已经黯然失色。

  美国的民主“神话”正在逐渐走向终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醒悟。所谓的“民主灯塔”,终究不过是一句贻笑大方的呓语。www.bs2s7.cn

  • 河北昊涵金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1月隶属于北京科建思源有限公司下属***。(总公司旗下设有餐饮项目,五金建材贸易公司,建筑活动式房屋配件)***河北昊涵金制品有限公司以盛邦德商标品牌为主,主营...